主页 > 硬件 > 医药 > >

本文原标题:很多著名作家的作品根本就不是文学!

本网今日讯 判断文学与非文学的标准是什么?其实这个标准非常简单,但长期以来,被一些人搞复杂了,那些人把简单的东西搞的非常复杂,把常识性的东西搞得非常的高深莫测。  是不是文学,是不是好的文学,标准是什么?这当然要从文学的本源和起源来看。最初,人类是没有文学的,后来,人类为什么要创造出文学艺术?是因为,我们的生活太枯燥了,太乏味了,太疲倦了,太低级了,日子太难捱了,为了让我们的生活不再枯燥,不再乏味,消除疲倦,避免低级,让我们的日子不再难捱,于是人们创造了文学艺术,来愉悦我们的精神,充实我们的心灵,让我们的生活多姿多彩,让我们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为什么只有人类有文学?猪就没有文学。因为人类是精神动物,所以文学作品必须要让人的精神产生愉悦之情,要有精神美。  人类创造出文学艺术,目的很简单,很明确,就是让我们的生活变得美好,让我们的精神变得愉快,精神愉悦了,疲倦就会减少了,日子就轻松了。  也有一种论调,说什么文学的出现,是因为人们要用它来发泄情绪,所以,只要是发泄情绪的就是文学。关在笼子里的狗也会发出吼叫的,狗的吠叫是文学吗?旺旺是文学家吗?这论调显然是非常错误的。  狗的吠叫不是文学,因为那没有精神的美感。  所以,追根溯源,是不是文学,是不是好的文学,就看这部作品有没有美感,能否愉悦读者的精神。不管你写的是什么题材,不管你用了什么技法,一切美好的文字,就是文学,美感越大的文字,文学价值就越大。这就是文学的常识!  文学的美感包括很多方面,首先是语言美,你的语言,要让读者看后口齿生香,回味无穷。语言美是判断一段文字是不是文学的前提。语言不美,肯定不是文学,一票否决。语言美是不是指一部几十万字是长篇小说,不得出现一个脏字?当然不是,如果小说里要写一个非常粗鄙的人物,为了塑造这个人物,当然要让这个人物说出脏话来。脏字可以出现,可以让人物说脏话,但作者的叙述语言不能有脏字。有些作家,在自己的叙述语言中脏话连篇,还说自己写的文字是文学作品,且是高级文学作品,这是典型的把脏话当个性,以鄙陋为崇高的做法。我看过一些小说,还是非常有名的人写的小说,开篇就是“我操”,这个“我操”不是小说人物说的,而是作者自己说的,这能叫文学吗?  除了语言美之外,还有情感美、故事美、环境美、思想美、人物美。人物美并不是指小说里写的人物都是帅哥美女,而是指一部作品能把人写活了,把一个人物写得活灵活现,让读者看后一生难忘,津津乐道,这就是人物美。吴承恩把猪八戒写活了,鲁迅把阿Q写活了,猪八戒和阿Q本身很丑,但对作者来说,他们都创造了人物美,对作品来说,《西游记》和《阿Q正传》都是具有文学美的作品。  改革开放以来的文学界,关于什么是好的文学作品,标准是什么,一直有争论。参与争论的都是一些非常有名的作家和评论家,他们为此发表了大量的文章,这些文章堆积着大量的晦涩难懂的名词术语和高深莫测的理论,似乎没有这些术语和理论显示不出他们的水平。其实,这些人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为什么?他们纠结于文学的题材问题和技法问题,就是不谈美。先锋派作家一口咬定,作家只有向西方人学习,写意识,写精神,写扭曲,写荒诞,写人性,研究叙述方式,才是好文学。传统派作家一口咬定,作家只有深入生活,研究历史,关注时代,写出人民性和时代性,符合主旋律,才是好文学。这两派作家互相否定,互相鄙视,相应的,评论界也分为两派,一派支持先锋作家,为先锋作家站台,一派支持传统作家。  实际上他们都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就是他们都纠结于题材和手法,忘记了文学最根本的东西——美感。不管你写什么题材——现实主义、革命题材、先锋作品、历史小说、实验小说等等,不管你用什么技法——中国的,西洋的,你的文字一定要有美感,一定要能愉悦读者的精神。有美感的文字就是文学,无美感的文字就不是文学。如果一个律师,能把辩护词写得很美,那他的辩护词就是文学。谁说辩护词不能成为文学?  西方意识流小说,语无伦次,不知所云,那肯定不是文学!读者根本看不下去,阅读那些作品,比吃土还难受,那样的文字美感何在?没有美感的文字,那叫文学吗?如果把那些没有美感的文字都叫做文学,那任何人都可以从事文学创作,只要会写字就行。实际上,文学创作是非常难的,因为,美的创造很难。“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这四句话极具美感,全人类只有杜甫能写得出来。会识字的人太多了,但是谁有能力写出这样的诗?如果抛开文学美不提,那谁都可以胡诌一首诗来,是不是这个道理?那我们这个社会根本就不需要天才了。  西方的所谓先锋小说,包括意识流小说、荒诞派小说和现代派小说,强调小说要挖掘人的心理、精神、灵魂,要发掘人性,这没错,但他们忘了,文学一定要有美感的。不管你挖掘了什么,你写出来的东西要美,如果不美,就不要冒充文学了。如果你的文字一直在发掘人物的精神世界,而毫无美感,我只能说你的作品是精神病作品,不是文学作品。  有个作家崇洋媚外到了什么地步呢?她竟然说文学的源头在西方,中国没有文学,《红楼梦》也不是文学。当代中国有很多作家都在模仿西方人的写作,我不反对中国作家模仿西方人的写作技法,但我问问,你们的作品很美吗?有《红楼梦》美吗?毫无美感的文字,那已经不是文学作品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小说就是《红楼梦》,因为它是一部无论你哪个方面去看都是最美的文字,写出这部作品的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天才作家。而“先锋小说”这个名词,已经成了“才华缺乏”的遮羞布,因为很多作家没有才华去创造出文学美来,就用“先锋小说”“实验小说”来欺世盗名。就像某些玩书法的,字写得就像鬼画符,但为了冒充书法家,就说自己的字是丑书,是一种新字体,是创新。这不可笑吗?  文学上的创新,一定要是有美感的创新,抛弃美感甚至破坏美感的创新,是对文学的玷污和糟蹋。打个比方,人们都是用筷子吃饭的,你要创新,不用筷子吃饭,直接用手抓饭吃,这是创新还是倒退?你的做法不是创新,而是倒退,回到了原始人的状态。很多创新其实不是创新,而是倒退。  作家写作也是一种劳动,作品就是产品,是精神产品,精神产品的价值就在于它能愉悦人的精神,在于美感,精神产品的价值在于创造了美,能让读者陶醉。很多小说,读者废寝忘食地读,读者阅读的过程是一种非常美好的心灵体验,这样的小说就是文学,就是高级的文学。几百年来,有多少读者被《红楼梦》《西游记》迷住了!四大名著写得多美啊!唐诗宋词写的多美啊!竟然有作家说中国没有文学。  你把战争写得很美的,是文学;你把革命写得很美,是文学; 你把情色写得很美的,也是文学;你把阿猫阿狗的生活写得很美的,也是文学。不管你写什么,怎么写,一切美的文字都是文学,不美的文字就不是文学。这就是标准。  拿音乐来说吧,钢琴是西洋乐器,二胡是传统乐器,我不管你用什么乐器,只要好听就是音乐,不好听就不是音乐,就这么简单。弹钢琴的不能说所有拉二胡的都不是音乐家,拉得再好也不是,阿炳也不是,这是没有道理的。反过来,拉二胡的也不能说弹钢琴的不是音乐家,贝多芬都不是,同样没有道理。乐器不重要,好听是王道。  拿餐具来说吧。西方人吃饭用刀叉,中国人吃饭用筷子,你不能说用刀叉吃饭才是文明,拿筷子吃饭是野蛮。吃饭是否文明,是看你的吃相,与你是用刀叉还是用筷子无关。  同理,是不是好的文学,不是看你用的是什么技法,而是看你的文字是否有美感。标准很简单,但做起来非常困难。杜甫的诗很美,有几个人能写出那样的诗?  好小说一定是很好玩的小说,是越想越妙的小说,是令人回味、反复回味的小说。《红楼梦》和《西游记》是最好的小说,因为这两部作品是最好玩的小说,是最妙的小说,越想越妙!妙就妙在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种解读,无论你从那个方面却解读它,你都会发现它写的非常巧妙,有意思。这才是真正的文学,真正的天才作品。我们再回头看看那些先锋小说,比如那些意识流之流,你觉得它们好玩吗?你觉得它们有意思吗?读者根本看不下去,有什么意思呢?  安徒生写的《皇帝的新装》里,那个皇帝明明没穿衣服,大臣们都说他穿了衣服,只有一个小孩说出了真话。现在,很多评论家就是那些大臣,很多先锋小说明明根本就不是文学,他们却鼓起腮帮说那些是文学,且是真正的文学,传统的作品都不是真正的文学。而我就要做一回《皇帝新装》里的那个小孩,我要大声的说:“很多现当代著名作家的小说,其实不是文学!”  我也在坚持文学创作,我写小说,首先我会确保每个读者都能看的懂,都能看的下去,我不会故弄玄虚,耍弄一些所谓的叙述方式,让读者看的一头雾水。其次,我会追求语言美和文字美,如果我的作品语言不美,文字不美,那是因为我的水平不够、才华不足。我绝不会用什么先锋、实验一类的说辞来遮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