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安市交通局局长冯成贵滥用职权、卡拿索要、蛮横专权、藐视法律' j, y0 X1 g8 W2 g8h9 {# s  尊敬的领导:5 v, R& K% m; P- d9 m! G- Y# q$d  现任福安市交通局局长冯成贵为官仕途中的所作所为令人发指。# C- }0 r! k(j Y- w5 |1 k  1、冯成贵滥用职权、以权谋私,为他人谋利益,从中获利百万元。! I; q# Z# Y" f1 d1p  2006年起,冯成贵任职下白石镇书记时,下白石镇外宅鱼塘承包租期已到,原承包人想以年租金250万继续承包,但冯成贵将其强行收回,以年租金70万元承包给关系户郑某。这种以权谋私,中馕私饱,给国家造成损失。9 D$ @& n$ R/ m* [) v5 x6 h( K4X  下白石石浦路建设项目,冯成贵利用手中权力,未经招投标直接把几十公里的公路工程承包给其亲戚,该公路项目未与沿线村委签订任何合同,但冯成贵逼迫沿线村委,公路补助款直接转入各村委账户,再由村委账户直接提取现金给其亲戚。-]/ C5 `* T& z1 [# l  2013年2月初,交通局郑主任找到工程施工管理人员王勇民,说冯局长有些费用要从白云山旅游道路工程项目部工程款中开支,要求项目部给予配合。由于项目部账户没钱,只好以项目部的名义向业主借钱,开具借款收据两张合计17万多交给郑主任,经冯局长亲自到业主财务处提取现金。2014年初,经项目部与业主财务对账确认9.24万元现金被提走。7 t \2 p$ e3 i\  2013年06月,白云山旅游道路第三段左线工程高边坡治理工程总造价600多万元。冯成贵为了操作这个工程,以各种理由骗取市政府同意不投标,他暗中操作让其熟人杨和平与张洋施工。因有冯诚贵袒扶与纵容,施工单位肆无忌惮,没按设计违章施工,偷工减料,形成暴利。而杨和平与张洋分利不均,以及工程公关费用问题产生矛盾,由张洋无意中说出了实情:给冯成贵四五十万元好处费和关照费,但冯还在索要。由于该工程偷工减料严重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遭到当地百姓的举报,经宁德市交通质监站检查发现:5米的锚杆只达三十公分,锚索没张拉,喷浆厚度三五公分等,属于重大安全质量问题。难道身为交通局局长就没有责任吗?在没验收结算的情况下,交通局就借给杨和平项目部500万元,给国家造成了很大的损失。9c3 n7 U ^4 g" r  由于福安市白云山旅游道路工程的碎石供应是一笔好买卖,冯成贵通知工程现场负责人王勇民将碎石指定给李祥思、丁成安、等人生产,从中获利10万元。1j6 {0 a- X7 E% O3 k6 f& [4 h h: z m6 L$m  2、蛮横专权、野蛮成性、为人狡猾、藐视法律、犹如黑帮人物。. ?! E5 G"@, v: H$ G  冯成贵是人民公仆的一员,对百姓、同事动粗非公仆所为,有损党和政府的形象。. y( i6 o, y1 B% {4 p)K  2000年,冯成贵任职溪潭镇镇长时,拉帮结派,强势霸道,殴打镇书记,影响极坏,成为当时福安政坛的笑话了,后被市委就地停职。2006年,冯成贵任职下白石镇书记,只手遮天,无所畏惧,处处挤压镇长和其他班子成员。村镇干部到镇政府办事的,若先到镇长办公室或与镇长亲近的人就视为不是他阵营的人,处处打压、设障,弄得镇长只好主动要求调离。2012年,冯成贵调任交通局局长,更是独揽大权,唯我独尊,搞一言谈,其他班子成员在他面前噤若寒蝉,整个交通局乱象丛生,毫无生机,干部抱着惹不起你躲得起你的心态工作。这一届交通局被外界号称为“冯皇朝”:一个皇帝,四大太监,其他全是嫔妃。% O" Y' {; c-m  2013年09月15日,冯局长在自己的办公室朝项目经理夏朝阳的脸上打了两巴掌,并扬言现场见证有雷燮、章雪洪;2013年09月20日,在施工现场当着工人的面,揪着施工人员杨松如头发,拳打脚踢,现场见证有王昌其、汤振坤及多名工人,穆阳派出所已报案,可查报案记录;2013年09月25日,在施工现场观看工人和老百姓的面,拿石头要砸施工负责人王勇民,后被群众抢下石头,可他还不罢休,冲过去对王勇民的腰部进行拳打脚踢,并嚣张地说:“叫穆阳的黑社会打死王勇民”。现场见证有罗永华、郑福波等人,如此流氓成性的冯成贵岂能胜任人民公仆,交通局局长呢?在一个民主法制的国度里,人人平等,怎么能容忍冯成贵这种置法律于不顾的蛮横“公仆”呢?+[* z; a4 J7 M* [5 f. D% h  一个工程项目的组成机构是业主、设计方、施工方、监理方和政府质检部门等诸多单位组成,而冯成贵并非建筑、桥梁、道路专业毕业,只不过是一个行政主管而已,而他却集业主、设计、监理、施工于一身,独揽大权,不懂装懂,指手画脚,作风霸道、蛮横,视设计单位、监理单位、施工单位为草寇,肆意刁难,故意不给设计费、监理费、工程计量验收等,且随意更改图纸,而又出尔反尔,朝令夕改,让业主代表无所适从,监理无从下手,施工单位反复返工。再如,征用工程用弃土场一事,冯局长说第一段以清表土,杂物设在路基两边即可,绝不同意征弃土场,可事实证明不征弃土场,路基无法施工,到2013年元月才勉强同意征用溪塔弃土场,因此而耽误工期五个多月,同时又给施工方造成了二次运输及其他机械费的巨大损失,他却蛮横无理耍流氓,威胁业主代表监理,不得为施工单位施工现场签证,否则,要看砍断总监的双手,停聘业代职称,冯成贵为官强悍,心狠手辣,卡拿索要,为人狡猾,在福安政界、民间早就不是新闻,但仕途却一帆风顺,据说是其在省财政厅工作的舅子为其遮风挡雨,因为他每年会为福安多争取千万元的财政拨款. W1 I" O$ _% D/ B6 x3 I0P  以上反映情况属实,请上级领导明鉴!3 O; b3 @% i3 h3 f/ V" E)T# B P0 d8 u, e2 h  举报人:$ G0 \; ]; U: g!C  郑必增、电话:15080583861、身份证号:3501221966062243189 p6 t5 ]! @: Y* g2 N'C  丁成生、电话:13959442277、身份证号:352226197401235117/ N. U& o( J; _- }  杨松如、电话:18350360283、身份证号:3522262190804201X% h$ S7^" D( s) V. y* l, H" x  郑顺堂、电话:13706936726、身份证号:35226196312014238, [0 H. l' i6 ?: x/ u9A  王勇民、电话:1860692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