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硬件 > 中超 > >

河北曲周安寨镇领土所所长为粘土砖厂充当了掩护伞

近日,本刊接到群众投诉,河北省曲周县安寨镇有多家小型砖厂还在大量出产黏土砖,在耕地上大面积取土,出产十分红火,砖厂周边都成了10米深的大坑,导致农夫无法种植农作物。由于砖厂老板有钱有势,群浩瀚次反应,至今无人过问。3月22日,本刊派出记者驱车赶到安寨镇举行实地采访。

粘土砖厂干得热火朝天

在群众的指引下,记者一行来到位于安寨镇东南的郑村,在该村东头的砖窑厂,记者看到,一座砖窑正冒着滔滔黑烟,窑厂内人头攒动,窑厂旁边已被挖成10几米深的大坑,窑厂旁堆着小山般的土壤,传送带不停运送土壤,制砖机正在切砖,10几辆改装的四轮车正源源不停的往窑厂送土,记者追随拉土车来到取土现场,一辆挖掘机正在耕地里拼命挖土装车,七、八亩耕地已经挖成了深坑,成了啥也不长的荒地。

西三塔村村东又有一家纯粘土实心砖厂,属于西三塔村,该砖厂占地40多亩,砖厂北侧西侧东侧都有大片的晾晒场,聚集的黏土砖坯,码得整整齐齐,像等候校阅的士兵,在新出炉的制品砖垛旁,一辆辆满载黏土砖的农用车正整装待发,砖厂的工人们干得热火朝天,该砖厂像一头凶猛的狮子张着大口正在无情地吞噬着周边大片良田。砖厂四周一干活的农夫老大爷告诉记者,粘土砖厂就像吃地虎,周边的地被挖光了,再向远处挖,一挖就是4、5米深,一下雨就是一坑水,啥也种不成,因为周围地买了欠好耕种所以有些农夫被迫买地,一个砖厂一年吃地50多亩。

一位农夫朱某告诉记者说:“除了这两个砖厂另有西杨固砖厂,马庄砖厂都在出产好几年了,一直出产粘土砖,因为砖厂老板都和安寨镇领土所所长王新民是‘哥们’上边查抄时有人提前通知的,停产几天,风头一过继续出产。曾有群众向曲周县信访局反应其违法出产粘土砖,大面积粉碎耕地却被安寨领土所长和乡镇干部接回来问题没解决而上访人员却被持久看着怕其再次上访。砖厂老板有钱有势后台很硬,这几年一直在出产,年利润近百万;早打通了领土所长,每年向领土所交一些钱就没事了,该咋干咋干。你们看看安寨镇另有几家粘土砖厂在出产,要是和领土所长没有没有关系,早就被关了。因为传闻有人在安寨开厂子,领土所不让建厂,厥后给王新民送几千块钱才建的厂。”

胆大领土所所长挑战地盘法例?

河北省当局在2002年就提出关停黏土砖厂,对在根基农田掩护区规模内和高速公路、国道、省道及都会周围3公里以内的粘土实心砖企业,一律不再核准取土用地,并责令限期拆除复垦。然而10年已往了,安寨另有几家实心粘土砖厂干得红红火火。我国《地盘法》第七十四条划定,不法占用耕地建窑、建坟或者擅自在耕地上建房、挖砂、采石、采矿、取土等,粉碎种植条件的,由县级以上人民当局地盘行政主管部分责令限期纠正或者治理,可以并惩罚款;组成犯法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层层“重压”之下,安寨的粘土砖厂还能逍遥法外,顶风出产呢?主要原因:是巨大好处,在巨大好处的差遣下,所属统领部分心甘情愿为期充当掩护伞。

曲周县领土局作为第一责任人,面临粉碎耕地、污染情况,粘土砖厂大举出产,毕竟是不知道,还是明显知道装作不知道,毕竟是吃了人家的嘴短,还是拿了人家的手软?本地群众热切渴望魏县当局及领土局带领能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真正为群众办实事、办妥事,早日查清此事记者对此事将继续存眷,并追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