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硬件 > 微窗 > >

本文原标题:给河南省最高人民检查院和洛阳市人民检查院领导的信

本网今日讯 给洛阳市检查院和河南省最高人民检查院的一封信  我叫李小海今年57岁,住洛阳市新安县老城河南村,就刘少辉,任香红向洛阳市检查院就判决书提出抗诉一事如实反映给领导  一,他们提供的新证据都是在一审二审和再审时提供的,都是拖延时间和不想还帐的借口。  二,他们几个完全是个诈骗团伙,高下放和妻子李喜风在2009年就在新安县民政局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并把房产给了李喜风,李喜风在2013年又把房产公正给了儿子高立。2012年元月18日前李喜风高下放拿看户口夲,身份证,和高下放的房产证及离婚前的结婚证到中间人张书民处审请借款,担保人明知二人离婚,但还是替人家担保,我在2015年10月起诉高下放借我三十万元一案,经过一审二审和再审都维持了一审判决,判高下放还李小海连息和本金共60万元,二担保人连带责任。张书民和我在2016年一审开庭时才知高下放夫妇离婚。他们在借款时拿的是结婚证户口本和身份证及房产证还声称二口子,可到还债时高下放逃债在外,还在外说妻生子,李喜风拿的是离婚证和公正处证明声称我们离婚了,房子是儿子的,这时的离婚协议和公正处证明成了他们的保护伞,好在法院是公正的伸张正义的地方,说不管你们离婚与否得先还债,于是就在我诉后保全了高下放位于新安县河南村的一套房产。  二担保和高下放就是亲戚关系,他们在借我钱之前就有经济来往,在我起诉高下放后,任香红让老公起诉了高下放借十万元的借款,刘少辉让妻子起诉了高下放二十万元借款并都保全了高下放的同一套房产,说到这领导们都明白了。他们想把房产为自已所有。  三,他们抗诉的目的就是不想让法院执行他们的财产,2019年11月高立向新安县法院就(2018)豫03民申314号洛阳市中院民事裁定书提出了执行异议,新安县法院把高下放的房产权判给了高立,这样二担保人看着自已的财产要被执行了,因为二保人和高下放是亲戚,所以把矛头又指向了我,准备赖帐,于是就有了向中级人民检查院提出了抗诉。  以上所说句句是真,案件中有记录,望领导不要听他们的一面之辞。我想人民检查院会伸长正义的。谢谢各位领导。  李小海,电活18838853298.  2019年12月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