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硬件 > 微窗 > >

近日,有河北邯郸曲周县河南疃镇一些村干部和村民们反映,自2012年5月该镇党委书记王晓伟上任以来,以收取“新农村建设基金”为名,定期向全镇各村摊派征收任务,两年来共摊派收费达千万元之多。如到期完不成任务或拒绝完成任务,村干部则会被免职。为此,各个村干部只能想方设法筹集资金,有的被迫去借高利贷,有的被迫将集体土地、村文化广场、村办公室、村小学等进行变卖。另外,王晓伟还自设机构“土管办”,以每平米22.5元的标准,向非法圈占耕地者收取所谓的“占地费”。两年来,河南疃镇违法乱圈乱占耕地两千多亩,收取的“占地费”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摊派“新农村建设基金”征收任务村干部完不成被免职

  李于自口村现有在册人口1836人,该村党支部书记李文芳说,2013年1月11号他上任后第二天,镇上就向他下达了交款任务。一年时间不到,他共向镇上缴纳了“新农村建设基金”15.33万元,每次缴费人均20多元到30多元不等。从李文芳提供的河南疃镇财政所开具的收据上可以看到,缴费时间分别为2013年1月13号14号、2013年4月12号、2013年11月4号5号。另外,李于自口村主任石荣科也向镇财政所缴纳了4万元。加起来,一年时间,李于自口村共向镇上缴纳了19.33万元的“新农村建设基金”。今年4月25号,镇上又一次向李于自口村下达了近7万元的征收任务。

  马二村共有1300多人,该村原村支部书记杨清印说,自2012年5月到2014年4月,河南疃镇共向他村摊派收取“新农村建设基金”八次,其中前七次摊派是他向镇财政所交的,共计23万元左右,最近一次摊派的3.8万元的任务,是村里其他干部交到镇财政所的。从杨清印提供的镇财政所开具的收据上可以看到,收费时间分别为:2012年5月、10月,2013年1月、4月、7月、11月,2014年1月、4月,总金额为15.712万元。杨清印说,另外七万多元的票据,已经交到村里下了帐,但到现在村里也没将钱给了他。

  村干部们说,收费是按季度来定的,每年收费四次。每次收费为人均25到30元左右,2014年4月的这次收费,有的村甚至达到了人均35块钱之多。

  由于各村都没有集体收入,所以村干部只能想方设法筹集资金。大部分村的村干部都是用举债的方式完成的任务。李于自口村支书李文芳说,缴纳的15万多元,都是以每月一分五的利息,从其他村民手里借贷来的。马二村原村支书杨清印说,所缴纳的20多万元,都是按二分钱的月息,四处举债从别人手里借的高利贷。第二疃村村支部书记和村主任两人,为给镇上缴纳“新农村建设基金”,共举债了30多万元。

  河二村、张庄村、石韩村等大部分村子,为了缴纳这笔钱,村干部只能采取违规卖掉村集体土地的办法。马二村有个占地约三亩左右的文化广场,据说修建这一广场村里共花费了五十多万元,为了向镇上缴纳“新农村建设基金”,村干部以四万元的低价,就将其卖给了村民聂增晨。2013年4月4日,村支书杨清印为了完成缴纳任务,将村委五间办公室连带地皮,共以两万元的价格,以抵押的方式,变相卖给了村民贾希仲;李口村村小学占地近十八亩,为完成镇上的缴纳任务,也被村干部以抵押的方式,变相卖掉了约五分之四;朱于自口村六间村委办公室,加上里面价值两万多元的公用设施和地皮,村干部以六万四千元的价格卖给了村民朱章记;西水疃村文化广场的三分之一约两亩地,被村里卖了十一万元。

  多位村干部坦言,每次镇上摊派收钱,他们都是提心吊胆,因为一旦不能按期完成任务,面临的只能是被免职的下场。杨清印说,虽然明知道“新农村建设基金”属于违规收费,但因为担心被免职后,垫付的钱无法归还,所以每次只能是想方设法继续筹集资金,没想到,垫付的钱越来越多,套的窟窿越来越大。今年4月镇上又一次摊派收费时,他因为实在无力完成任务,最终,被免掉了村党支部书记一职。

  曲周县河南疃镇共有34个行政村,5万人左右。按照镇上下达的摊派任务,每年人均需要向镇上缴纳“新农村建设基金”100多元,这样算下来,镇上一年收取的“新农村建设基金”高达500万元左右,镇党委书记王晓伟上任两年来,共计收取达千万元之多。

  镇党委书记自设机构收取“占地款”,数千亩耕地被圈占

  王晓伟任镇党委书记后,为多方收敛财,成立了河南疃镇土地管理委员会,简称“土管办”。当地村民们称,“土管办”实际上就是“收费办”。只要在河南疃镇范围内有圈占耕地的行为,就必须向“土管办”缴纳所谓的“占地款”。公开的收费标准为每平方米22.5元。只要交了钱,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圈占耕地进行建设,否则,“土管办”就会强行加以阻止。

  河一村两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他们两家分别占用了二亩和三亩多耕地用来建厂房,“土管办”按标准分别收取了他们3万和5万块钱的“占地款”,但是并没给开任何收费凭证和票据。不过,交钱后厂房很顺利的就盖好了。

  但是,河一村另一位曹姓村民,在耕地上盖厂房时就没有这么顺利了。由于建房时他没给“土管办”交钱,所以在圈围墙过程中,遭到了镇政府工作人员的阻挠。这位村民说,当时镇党委书记王晓伟,亲自带着镇上几十名工作人员,将即将垒好的围墙,推倒了一大截。推墙过程中,王晓伟被划伤,但王晓伟却以被这位曹姓村民打伤为由,让公安部门将其拘留。事后,这位农民将“占地款”乖乖的交到“土管办”后,厂房便顺利建成了。

  在河南疃镇政府所在地河一村和河二村村北公路两侧,多处耕地被圈占后都垒起了围墙,有的围墙内还盖起了房子。村民们称,这两个村子有约二百多亩耕地被圈占。距离河南疃镇政府不到两公里的石韩村,共有三百多亩耕地被圈占,其中有约二百多亩都分布在省道234公路两侧,目前,大部分被占耕地都被盖成了房子。另外,在该镇张庄村有一百四十亩左右耕地,郎屯村也有一百多亩耕地,朱于自口村有三百亩左右耕地被圈占。除此之外,在河南疃镇其他村子,也不同程度的存在着非法圈占耕地搞建设的情况。

  两年来,河南疃全镇各村被非法圈占进行建设的耕地至少有两千亩。任何圈占行为都必须向镇“土管办”缴纳“占地款”,并且镇“土管办”从来不给开具收费凭证。这样算下来,两年来镇上收取的“占地款”,更是一笔巨大的天文数字。

  为了更多的收取“占地款”,河南疃镇党委不但纵容占地者,甚至还站到了非法占地者一边,想方设法为其提供支持和帮助。河二村村民曹素珍是一位⑥4岁的妇女,2013年7月24号,占地者将她地里种植的玉米推倒,准备强占她的耕地,在遭到曹素珍阻止后,占地者雇人将她打伤。事后,占地者反咬一口,反说曹素珍的儿子张磊打了他们。河南疃镇党委书记王晓伟亲自授意河南疃镇派出所,让其在网上对张磊进行通缉。时至今日,张磊一直在外四处漂泊,有家都不敢回。

  众人质疑巨款去向不明

  当地村干部和村民们都说,不管是摊派收取的“新农村建设基金”,还是收取的“占地款”,他们都曾向镇上询问过这两项收费的具体依据,但镇上始终没对此做出过正面回应。

  让举债村干部们发愁的是,他们垫付的这些钱将来该怎么还?该让谁来替他们还?

  一个小小的河南疃镇,短短两年时间,竟然有两千多亩耕地被非法圈占。河南疃镇党委政府,本该是守住十八亿亩土地红线的直接执行者,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借土地生财的最直接受益者。

  当前,全国各地都在大力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都在为群众办好事办实事。然而,在河北省曲周县河南疃镇,镇党委书记王晓伟不但不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反而却还在巧立名目,想方设法进行大肆敛财。当地村干部和村民们都说,镇上收取的钱从来没公开过,用这些钱做了哪些开支,更是一点也不透明。大家都想知道,收取的这笔巨款到底去了哪里?是流入到了个人腰包、还是被大肆挥霍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