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硬件 > 搜趣 > >

控 告 信控告人:沈卫军,男13665263008被控告人:朱学美,男,1968年11月24日生,汉族,兴化市合陈镇人,现任李中镇镇长。控告事项:1、请求查处被控告人篡改年龄骗取国家公务员身份的违法行为;2、请求对被控告人涉嫌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犯罪行为;3、请求对朱学美包养情妇胡艳(1971年生,离异,育有一女,就职于兴化市公交公司,驾驶员)的行为进行查处。事实和理由:一、被控告人朱学美现在身份证出生为1973年1月18日,后经控告人举报,现组织部门已经查实其真实年龄为1968年1月18日。但组织部门与纪检部门相互推诿,答复仅仅恢复其真实年龄,敷衍了事,对其违法行径不加追究。被控告人朱学美的年龄真的是像弹簧一样伸缩自如,当今社会像他这样拥有弹簧年龄的官员也不在少数,不光是年龄造假,还有工龄、党龄、学历、工作经历、干部身份,即俗称的“三龄两历一身份”。自然是造假可以能够给个人带来实惠。比如受到重用的实惠、享受待遇的实惠、升职晋级的实惠等等。凭朱学美的个人能力自然要走捷径,不惜弄虚作假来提升自身价值,以捞取不该有的好处。针对这样的“假干部”、“假公务员”组织人事部门,恐怕是上上下下都很清楚的问题,但却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甚至得到了各级的默许。被控告人朱学美为了入党、升迁,在户口登记环节都能呼风唤雨,看此人的“能耐”有多大或者其幕后推手之强大,竟然视国家的法律为儿戏,如此的弄权,实在令人胆寒啊!面对朱学美的这一行径,不说对党不忠诚,连做人的基本准则也没有,为官行政、为民服务多半也真不到哪里去。这样的干部,即使多么“胜任”工作也不能用。但朱学美现在仍然身居要职,显然是有“靠山”在“保驾护航”。有了“靠山”,有关部门的审查似乎就成了“浏览”档案,“假干部”一路绿灯,仍然高歌猛进。二、对朱学美造假的容忍,无疑就是对骗子的容忍。要挡住“假干部”前进的脚步,群众的监督少不了。要想断了“假干部”的能量之源,也不能忽略假干部背后的真靠山。被控告人朱学美自打从政以来,就算他不吃不喝不开消一分钱,凭他的资产积累完全没有能力承担如此巨额支出。具体资产如下:朱学美2003年元旦借钱买的房子,兴化锦绣园16号楼508室,2004年入住,同年认识其情妇胡艳,当时胡艳租的房子住在他楼下锦绣园16号楼107,徐文宽家的房子,自从认识情妇胡艳,朱学美在昌荣镇任镇长期间长期不回家,到兴化也不回家,和其情妇胡艳长期鬼混在一起。并且在2005年以其情妇名义在锦绣园购买10号楼1单元302室,有一段时间直接与其情妇同居。后来朱学美老婆(沈卫红)发现,两人都在外租房继续同居。因沈卫红顾全大局,对此事没有声张,怕影响其工作,劝其回头。后来调任到李中镇任镇长一职,同样有宿舍不住,继续与其情妇同居。不回家,儿子也不问。有一段时间连生活费也不给。沈卫红到李中镇找他,可就是未见其人,有时生活费朱学美安排其办公室主任翟顺茂及驾驶员小杨送500元或者1000元到兴化给沈卫红。沈卫红在这期间找过李中书记及派出所,但没有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为了留住不可挽回的家庭及朱学美本人的工作。发展到后来发现朱学美在婚姻存续期间又为其情妇购买一套住房(兴化市富康花园11号楼3单元301室)(其情妇胡艳是兴化公交公司一名驾驶员,况且离婚并带有一女儿,没有其他亲属做生意,靠其个人工资2000多元勉强够其和子女生活,哪来那么多的钱购房)原因只有一个,朱学美见不得人的灰色收入购买。后来沈卫红多次到李中找其丈夫(朱学美),只要到李中,办公室主任翟顺茂就喊派出所抬沈卫红出镇政府大门,不许影响朱学美工作,还安排看大门的看住沈卫红。为了跟情妇胡艳长期幸福快乐,借力,接力离掉合法妻子。2009年朱学美找关系到法院判决分居6个月,不要其合法夫妻签字,不要到婚姻登记机关拿离婚证,强行离婚,至今离婚证未办理。判决书就是一张纸,就是一个神,一路亮起绿灯,畅通无阻的通行证。只要老婆找到老公,紧急救助专用电话。公安局派出所帮镇长朱学美排忧解难,把合法妻子弄走。派出所说,镇长不要离婚证,李中派出所就是最终执行者,再来找朱学美,就要拘留逮捕。借法院判决书,情妇胡艳及派出所接力离掉大老婆,强强联手,想尽一切办法让老婆死心,默认,认可。朱学美在网上公开说已和胡艳结婚,2012年12月28日下午16点15分左右,由李中办公室主任及所在叫沈卫红到兴化牌楼派出所看朱学美和胡艳结婚证原件,还不让其靠近看。沈卫红要复印件没有给。2013年10月28日,星期一早上8点10分左右,胡艳和朱学美一起出门上班,两人车子停在拖拉机厂家属区门口路上,沈卫红早上7点就到车旁边,抓住朱学美及胡艳,后来朱学美报警,带到新城派出所,陈国荣所长威胁说,在他地盘上闹市找麻烦,就上报公安局拘留逮捕。在此期间沈卫红及沈卫军多次到组织部及纪委检察院举报,有关部门压案,隐案,拖案,蒙案到何时。沈卫红没有到民政局登记正式离婚,请问胡艳和朱学美的结婚证从何而来。朱学美以和老婆感情不和为由,要和老婆离婚,都是情妇在作怪。沈卫红与朱学美是同村村民,当时介绍人是原任兴化民政局局长沈贵均父母。沈贵均父亲仍健在,关于沈卫红与朱学美婚姻,老人家很清楚,有关部门可以调查,我们相信一个老人不会说谎。沈卫红与朱学美定亲9年后才结的婚,婚后生了个男孩,怎么也没有想到,朱学美是个陈世美,真让人寒心。朱学美除了上述巨额资金支付购房款外,2007年还在兴化原金港房地产公司放高利贷30万元、无锡、戴窑还有多笔数目不详的高利贷。就其朱学美本人而言,家境贫寒,无有兄弟姐妹做生意、沈卫红与朱学美夫妻存续期间又没有工作,每日都有或多或少的支出,这短短的工作年限,哪来那么多的财富?反观胡艳其人只不过是兴化市公交公司驾驶员,工资收入一般,其收入远远不足以支付如此巨额的房款,可能性只有一个,那就是朱学美以其贪污、受贿等不明灰色收入来支付。朱学美向有关部门解释,30万人民币来源是向其妹妹借的,朱学美本人在撒谎,其妹妹是农村的,在朱学美任镇长期间,找老家的干部,在其妹妹村里做妇女主任,一年工资几千元,其妹夫没有结婚之前在维维豆奶厂工作,工资一千多元,后来也是在朱学美任镇长期间,要其妹夫买了一辆出租车,还是借钱买的,开出租。家里种田也没有什么收入,请问从何而来的30万,一个农村人30万必然存在银行,请有关部门核实。也请有关部门到其妹妹的所在地进行调查,也请有关部门到朱学美家调查一下,老百姓不会说谎。朱学美身为一名国家公务员,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以及政策的相关规定,应当如实报告自己的财产来源及收入状况,可这一制度对朱学美而然均形同虚设,毫无任何制约措施,任其发展。朱学美还多次指使情妇胡艳威胁、殴打、谩骂沈卫红,这在兴化牌楼派出所都有案卷记载。,控告人也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举报和上访,可至今没有对其采取任何行动和查处措施。控告人强烈要求有关部门给予书面答复,根据中央有关政策,谁调查谁负责的原则。最后,控告人认为,如此一个靠包养情妇,靠造假混进国家公务员队伍的骗子,怎能委以重任,抛开他遗弃家庭的不道德行为,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当今陈世美,一个实足的江湖混混,在群众的心目中又能有多高的威信?!这明显与一个身为国家公务员、党员、干部、领导的身份极不相称,请上级领导、部门严查,按照党纪国法严办,将此人早日清除出公务员队伍,纯洁公务员队伍,彰显我党察人用人的公正与纯洁。控告人:沈卫军二○一四年二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