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硬件 > 搜趣 > >

2010年8月14日(周六加班“办案",非常“敬业”,是什么利益驱动呢?往下看!)下午2时,青岛经侦支队四大队李超亮等人以我们存在合同诈骗为由带至其办公室进行长达10个多小时的审讯(至第二天凌晨1点),目的只有一个,要求我们对老赖尚磬甬毛(最高法老赖名单青岛排第一,在多个法院都有前科,市南法院就有其欠巨额款项的三个案子,最高法网站www.court.gov.cn被执行人名单中输入其身份证号:37020203195710240321就能查出)名下的房产解押,并反复警告我们只要对老赖房产解了押就不是合同诈骗,否则将以诈骗罪刑事拘留我们,王宁和其父母全被吓哭了,为什么受法律保护的抵押借款合同在经侦这里突然变成了合同诈骗了呢?我们知道对老赖尚磬甬毛房产解押的前提和必要条件必须是尚磬甬毛还清所欠我们所有款项(700万元),如果没有还款就解押,等于让我们白白失去了对老赖尚磬甬毛的700万债权,但青岛经侦李超亮等人在长达10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强行限制我们人身自由,不让接打电话,不让喝水吃饭,上厕所,不让睡觉,并且逼我们在所谓解押材料上签字,声称只要签了字就不追究我们的合同诈骗了,(但其对我们举报尚某的重要诈骗事实却没有任何记录和回应),通过违法的疲劳审讯和威逼施压,最终老赖尚磬甬毛拿着经侦逼迫我们签字画押的笔录到崂山法院另外提起虚假诉讼,一审法院将经侦笔录作为主要证据作出了对我们极为不利的判决,这是典型的公安部明令严禁的利用公权力违法插手经济纠纷,对一方当事人施压逼迫其做出违心的表述并形成笔录,而取得其笔录等有利证据的另一方当事人到法院另外提起民事诉讼以达到其侵害合法权益的目的。我们被公安带走的前一天,老赖尚磬甬毛曾狂傲嚣张的说:“我让经侦收拾你们,让你们知道我10万的办案经费不是白花的,走着瞧!”,今年我们举报给12389青岛公安举报中心,过了几天没有得到公安督察部门的回复,却意外接到了李超亮下属警员的“回访”(威胁电话)。  我们在此强烈希望上级纪委监察部门彻查李超亮等人的插手经济纠纷等执法犯法行为,避免我们的合法权益受到严重侵害。  受害人:王宁,戴丕宏,王桂华  电话:13615323278, 82765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