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标题:乡村教师计划,用民间公益振兴乡村教育

本网今日讯 乡村教师计划,用民间公益振兴乡村教育  堂吉伟德  1月6日晚,一年一度的马云乡村教师奖颁奖典礼在海南三亚举行。来自全国20名乡村校长和100名优秀乡村教师获得“2019年马云乡村教师奖”,其中有4名教师来自湖北,他们每人将获得10万元的奖金和连续3年的专业技能培训。(1月7日《楚天都市报》)  每年此际,马云乡村教师奖颁奖典礼如期举行。相似的场景和熟悉的味道,能长期专注做一件事实属不易,而做成名片和品牌更加难得。五年间,来自全国24个省/自治区的100位乡村教师获此殊荣,乡村教师奖累计直接资助乡村教师人数已经达到500位,马云乡村教育系列项目累计还直接资助了60名乡村校长以及200名乡村师范生,直接影响乡村儿童近10万人。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教育难,教师苦,但乡村教育更难,乡村教师更苦。每位获奖的乡村教师,都有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比如有在云南和贵州做了十多年的志愿者的新疆小伙徐召伟,有每年拿九个月的1500元工资的代课教师杨昌强夫妻,有身体残疾,用驼背做桥23年,坚持背学生过河到教学点代课教师唐高群,有扎根农村27年,创新研修助推乡村教育发展的优秀教师何在海……他们用坚守诠释信念,用坚持注解责任,用行动升华道德。于平凡中,我们见证了乡村教师的质朴与伟大,又于他们的现状中洞察到了乡村教育的短板。  据统计,我们国家有330万乡村教师,约占整个义务教育阶段教师总数将近四比一。作为教育体系中最重要的一环,乡村教育具有基础作用。长期以来,受城乡二元结构等政策性因素,以及乡村区位、经济等天然短板的限制,乡村教育在教育体系中处于弱势地位。《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显示,乡村教师年龄老化、知识退化、方法旧化等现象非常普遍,优秀人才不愿去、一般人才进不去、不合格教师退不出等问题非常突出。  我长期在农村一线工作,对乡村教育的现状较为熟悉。某次我随一个知名的媒体代表团,去采访了一位在偏远村小任教的幼儿教师。50多岁的老大姐初中毕业后就开始从事幼儿教育,作为那所学校唯一的幼儿教师,她的坚守与执着令人动容,有着无可辩驳的理由成为学习的楷模。但在众声喧哗中,我心中有一个挥之不去的疑问,如果从能力水平来说,她扮演的最好角色是照顾吃喝的保姆,却不能真正教给孩子们什么知识。较之城市教育,乡村孩子早已输在了起跑线上。这就是乡村教师的现状,更是乡村教育的写照。  教育的现代化离不开乡村教育的振兴。在宏大的精准扶贫和全面小康的战略中,振兴乡村教育首当其冲。马云认为:“看一个国家的教育水平并不是看它发达地区的教育水平多好,而是要关注它落后地区的教育水平;一个社会的进步不在于精英有多少,而在于底层的数字有多大。帮助农村全面脱贫,乡村教育的发展是必经之路,这既是巨大的挑战,也是更大的机会。” 扶贫必扶智,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也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从5年的探索与效果来看,马云乡村教师计划最大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恰在于在宏大的叙事中抓住了主题思想。  最直接的贡献在于,“马云乡村教师计划”“马云乡村校长计划”和“马云乡村师范生计划”三大项目让评选者直接获益,为乡村培养、提升和留住了一批人才,为宏大的乡村教师支持计划发挥了慈善与民间的力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500名获奖教师成为希望的种子,播撒在中国广大农村,点亮了一批又一批乡村的孩子,给了他们希望、给了他们未来,给了他们知识也给了他们力量。  这些慈善与公益计划的实施,让乡村教师与教育工作者感到了温暖与关爱,获得了尊严与尊重,拥有了职业的自豪与认同,在激励一批人的同时又会引领和带动更多的人。更大的意义在于,以民间的力量,意图推进解决当解教育发展中“最短板”的问题,进而形成全社会都来关注教育,支持教育,共同改善和构建乡村教育的良好生态。以此为参照的凝心聚力,才能形成关心、扶持和助推教育的强大洪流。唯其如此,乡村教师有希望,乡村教育有更美好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