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标题为:让她终身难忘的爱情,对他却只是一段插曲

  我的少女时代,总是喜欢用各种彩色的信笺纸来写东西,或写信,或写日记。为了挑选一套合心意的信笺,我也会走遍大街小巷的各个文具店。少女的心性配着精美的信笺,跃然于纸上,那稚嫩秀丽的字迹,在彩色的信笺上宛若盛开的朵朵雏菊花。

  对于女人来说,一件精致的小物件更是能承载许多难以抒发的感情,就像那小小的信笺,承载更多的是浓浓的思念之情。

  

  爱情是女人一生的历史,而只是男人一生中的一段插曲。

  

  在一千多年的成都,有这样一位传奇的女子,她心灵手巧,慧质兰心,才情出众,风华绝代,她就是蜀中四大才女之一,也是唐代四大女诗人之一的——薛涛。

  薛涛本为当时最富盛名的高级艺伎,调任四川的元稹仰慕薛涛女校书的名号已久,希望能一睹芳容,在朋友的撮合下,他们在梓州见面了。

  稹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元稹给薛涛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她对他一见钟情,他为她写诗,他们泛舟于巴山蜀水之间。他们相爱了,那一年,元稹三十一岁,薛涛四十二岁。

  就是这么一段仅仅维持四个月,年龄却相差11岁的姐弟恋,让薛涛这个风月场的老手赔上了自己的后半生,也让无数的后人为其叹息不已。

  很多人都很奇怪,像薛涛这样的女人怎么能那么容易就陷入对元稹的感情中呢?

  我认为薛涛的心里其实更渴望爱情,她的内心比任何人都要柔软,而元稹正是触动她柔软的那个人。

  

  (一)天生丽质难自弃

  年轻的时候,薛涛也不是没有动心过。

  薛涛的父亲本是朝廷命官,她自幼精通音律,通晓诗赋,却因为家庭的变故,父亲早逝,无奈之下,豆蔻年华的她被迫沦为乐妓。

  

  十六岁的她在剑南节度使韦皋的宴席上一诗成名,自此她便成了韦皋最宠爱的女人。无数想巴结韦皋的人都来给她送礼,希望通过她来攀上高枝。而她,仗着有他的宠爱有恃无恐,照单全收,但是却又分文不取全数上缴。

  她的过于张扬和随性的举动引起了韦皋的不满,他想要的只是一个听话温顺的情人,而不是一个随心所欲的女人,于是他把薛涛发配到松州(今松潘县)作营妓。

  松州的日子孤独而又凄凉,薛涛终于冷静下来思考自己:她太高看自己在韦皋心目中的位置了,被发配的那一刻她才真真切切地看明白自己的命运:韦皋高兴,那么她就是名满天下的女校书;韦皋不高兴,那她就只是一个可随手丢弃的宠物,她的荣辱皆系于韦皋一念之间。没有了宠爱,那她就什么都不是。

  彻底地看清楚了自己的身份以后,她给韦皋写了《十离诗》,以狗、锦鲤、鹦鹉等宠物来形容自己,表达她对原主人的依恋之情。

  韦皋终于被她的低声下气所感动,他也很高兴地看到那个高傲的小女人终于臣服在脚下。他以胜利者和主人的身份接回了她,而她,也从此关起了自己的心,不再起涟漪。

  

  (二)一见钟情

  对爱情不再有奢望的她最后和韦皋以兄妹相称。

  韦皋为她除了乐籍,从此她便长住浣花溪边,弹弹琴,写写诗,看着院子里的枇杷树,那年她只有二十岁。

  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在最应该享受爱情的年纪却被彻底伤透了心。在这剩下的20多年里,她一直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自己的心,不让自己再轻易地陷入爱情当中。

  她若是个寻常粗野村妇,倒也可以就此了却残生,可是她的才情却让她对爱情的渴望越加猛烈。

  迎来送往多少文人才子。刘禹锡、杜牧、白居易、张继等都和她多有交往,互有诗文筹唱相和。越是这样,随着年岁的增加,她更渴望有一个人长伴左右,一个真正把她当作普通女人一般来爱护的男人。

  就这样,她遇到了元稹。在这之前,薛涛就已经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过元稹的大名,也拜读过他的作品,听过他“无胫而走,疾于珠玉”的美名。

  东川司空严绶为了成人之美,亲自去成都把薛涛接到梓州(今绵阳)来与元稹见面。

  元稹正值男人最好的年纪,汉胡混血的他高大威猛,英气逼人,谈吐不俗,温文尔雅,风度翩翩。

  薛涛迷失了,被她禁锢多年的爱情犹如决堤的洪水般喷泻而出,她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到他的身上,包括她20岁那年失落的爱情。

  只有失去过的人才会明白,当真爱来临的那一刻,她是多么急切地想要抓住这一份难得的爱情——只为付出,不问结果。

  

  (三)短暂的快乐

  

  元稹不愧于他“才女杀手”的美名。恋爱中的薛涛仿佛又回到了20岁,在她眼里,与元稹在一起她才像一个普通女人,真真切切地体验到了爱情的快乐。她写了一首《池上双鸟》表达了她如少女般真挚热烈的感情,也表达了她希望和他双宿双飞的生活向往。她认为元稹就是她追寻了一生的那个人,宁愿粉身碎骨也要追随。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薛涛

  

  元稹也有诗回赠:

  

  身骑骢马峨眉下,面带霜威卓氏前。 虚度东川好时节,酒楼元被蜀儿眠。——元稹

  

  快乐总是短暂的,很快,元稹被调离四川,分别的两人伤心欲绝,元稹格外伤心。可是元大才子的伤心永远都只有一秒钟,下一秒他就在他的毛驴上思念起他的妻子韦丛来:

  

  去时楼上清明夜,月照楼前撩乱花。 今日成阴复成子,可怜春尽未还家。

  

  薛涛心里其实也很清楚两人的差距,知道他们的爱情是没有明天的:

  她比他大11岁。她虽然依然风姿绰约,但那也只是冬日的寒梅,很快会被淹没在即将到来的春日群芳里。

  她清楚自己的乐籍身份永远都是他们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

  所以在这段爱情里,她倾情投入所有,珍惜着两人在一起的每一天。

  

  (四)无尽的思念

  我相信元稹是真的爱过她的,至少他们在一起的四个月里就是这样。他为她写的诗,情真意切,不过他对每个他爱过的女人都是这样,我甚至一度怀疑他的爱情就是为了给写诗创造灵感,当灵感枯竭的时候就是爱情结束的那一天。

  

  这不过是元稹猎艳生涯中的一段小插曲,却成了薛涛一生的遗憾。

  接下来的20多年里的每一天,她都只是活在对元稹的回忆和思念里。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 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 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 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只要想他了,她就会写下一首诗,她觉得市面上的纸大多粗陋,于是便自己设计了一种专门用来写诗的信笺,比一般的纸张窄,而且据说因为制作时加入了木芙蓉的皮和芙蓉花的汁,所以颜色发红。

  这种信笺不仅适合写诗,而且很美丽,还有淡淡的香味,所以风靡蜀地,称之“薛涛笺”。那笺上的一抹红色,像极了她对他的爱,那么热烈,永不褪色。

  她的思念她的爱全寄托在诗里,身边任何一点微小的事物她都会想到他,即使不相关,拐了几个弯,她依然会想到他。

  而在元稹的心目中,她也像落花一样,随着凋谢,就再也不曾想起,除了一首《寄赠薛涛》之后便杳无音信。

  

  (五)郁郁而终

  她就一直这么想着,盼着,也许——只是也许他真的会再回来找她。

  “我的意中人是一个大英雄,他会乘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可是现实却是:“她的意中人是一个大猪蹄子,他的爱可以给任何人。”

  十年后,元稹终于想起了薛涛,可是在调任的路上他又爱上了更年轻的刘采春,彻底地把薛涛抛在了脑后。

  不过那时候薛涛都已经52岁了,再美的美人也是迟暮之年,所以心如死水的薛涛脱下了最爱的红衣,摘掉了那些华丽的发饰,挽起发髻,穿上灰色的道袍,清心寡欲,自在逍遥。

  公元831年,元稹逝于岳州,终年五十三岁。次年。薛涛也郁郁而终。现成都望江楼公园有薛涛墓。

  我相信,她到最后还是爱着元稹的,等了一辈子,爱了一辈子,听闻爱人的死讯,她知道她的爱也随他一并逝去了。

  君虽不如磐石,妾亦韧如蒲苇。

  

  图片来自网络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