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个旧市委书记沈焕然应严查:润达建设公司伙同承包方恶意拖欠欺诈农民工工资

云南个旧市委书记沈焕然应严查:润达建设公司伙同承包方恶意拖欠欺诈农民工工资

云南个旧市委书记沈焕然应严查:润达建设公司伙同承包方恶意拖欠欺诈农民工工资

近日笔者接到湖北省十堰市竹山县宝丰镇农民工徐大海反应,2018年3月5号带领工人来到个旧市雨水管网改扩建工程(一期工程)云庙顶管工地,整工程全长290米,直径为2米的钢筋混疑土管材,现场根据设备土质和位置情况和分包工程老板李平芳商议决定最少顶200米至230米,单价每米为1400元。

在施工期间,因老板李平芳连生活费都无法垫付的情况下,导致工程无法正常进行,所有工人都不想干的情况下,据云南润达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项目部杨经理得知情况后出面协调,要我们和李平芳签订劳务分包合同,工程完毕以后,工程款由项目部出面全部承担,有了项目部负责人的承诺,我和工友们才安心干活,另外分包方老板承诺干100米付款50%,工程干到200米再付50%,干完结清,当干到100米时工人要求结算,可是分包方老板没有兑现所说50%结算的承诺,据分包方老板讲:工程量已上报项目部,钱不会少你们的,要求我们继续干,直到整个工程干到230米时因压力过大无法顶进,经老板和项目部研究决定停止顶管,后期工程项目部采取开挖排管的方法完成,所以意义上我们顶管工程全面结束,我们顶管总工程完成为230米x1400,总工程款为322000元。

期间我们拿到了生活费总计18000,工程款分文没有拿到,给分包方老板打电话要求结算工程款时,他以项目部给我们的承诺而推诿扯皮,让我们直接找项目部结账,我们找到项目部杨经理说工程款还没有下来,暂时没有钱,我们等了一个礼拜以后有几个工人因家里有事提前回家,过了几天以后我们再次找到项目部杨经理说:钱还是没有下来,并把我们带到个旧市排水管理处找领导,但管理处领导说:整个工程已经做了报表,但政府还没批下来,而整个审批过程非常繁琐,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钱可以批下来,所以也无法给我们具体的答复,无奈的情况下我们剩下的工友说去找个旧市劳动局,而排水管理处领导也鼓励我们去找劳动局,还说这样能给政府施加压力,说不定政府拨款批下来的快些,如此以来我们只好去找劳动局,来到劳动局后我们把情况说明后,劳动局工作人员要求我们提供劳务合同,我们把合同给他们看了,又要求我们所有人提供身份证和工资单,并所有工人本人必须到场,因有几个人回家了,相隔几千里一时也不可能赶到个旧市,当时无法达到劳动局相关要求,所以诉求也就无法达成而不了了之。

我们再次找到项目部和排水管理处,结果是仍然没有钱,且不知道政府什么时候拨款无法确定,然后说:给我们弄点钱先回家,也可以留一个人在那里等,当时项目部经理给我们拿两万做路费,由于工人都是我找的,所以只有我留在那里等钱,我等了20多天,几次找的项目部和排水管理处,仍没有确定答复,而我作为一个打工者来说,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家人要生活,小孩要念书,我还要找地方挣钱,也不可能长时间在那里等着,找到排水管理处领导和项目部说明情况,双方领导承诺如果钱批下来就给我打过来,当时项目经理又给我拿一万做路费,就这样我离开了个旧市工地到别处打工。

这期间我多次打电话催要工程款,直到2018年8月8号到个旧市付款我12万,由项目部所付,剩余的工程款年底付清,直到现在也没要到一分钱,我带领的工人也无法支付,他们天天找到我家要工资,给我家庭和小孩带来了严重的影响,导致小孩学习倒退,老婆和我吵架,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和工友们只有通过网络呼吁政府为我做主,请求政府依法保护我们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国办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是国办以国办发〔2016〕1号印发的文件。

《意见》从规范企业工资支付行为、健全工资支付监控和保障制度、推进企业工资支付诚信体系建设、依法处置拖欠工资案件、改进建设领域工程款支付管理和用工方式等五个方面提出十六条具体治理措施。

《意见》提出,到2020年,形成制度完备、责任落实、监管有力的治理格局,使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得到根本遏制,努力实现基本无拖欠。

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事关广大农民工切身利益,事关社会公平正义和社会和谐稳定。近年来,经过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共同努力,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总体得到遏制,由此可见,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在云南省个旧市仍未得到根治。任务十分艰巨。对此,国办高度重视。五中全会都明确提出,要保护劳动所得,健全工资支付保障机制。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要求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国办印发《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是贯彻落实国办部署要求的举措,目的是从根本上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根据《劳动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第四条“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之规定,应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即该建筑公司承担拖欠工人的工资。

建设部和劳动保障部联合发布的《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暂行办法》第7条规定:“企业应将工资直接发放给农民工本人,严禁发放给包工头或其他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和个人。”第12条规定:“工程总承包企业不得将工程违反规定发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和个人,否则应承担清偿拖欠工资连带责任。”第10条规定:“业主或工程总承包企业未按合同约定与建筑工程承包企业结算工程款,致使建筑工程承包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由业主或工程总承包企业先行垫付农民工被拖欠的工资,先行垫付的工资数额以未结清的工程款为限。

笔者通过网络检测:云南润达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法人唐国权,注册资本6600万,承接多项市政工程,建设部和劳动保障部联合发布“企业应将工资直接发放给农民工本人,严禁发放给包工头或其他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和个人。

云南润达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法人唐国权作为该公司负有主体责任的领导,平时对企业要求不严,监管不力,关于你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将近一年半之久事件应该早就了解知道的,再有,就是云南润达执行董事法人唐国权知道该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长达一年半之久,要是知道不管不问,那就是伙同分包方欺诈农民工的嫌疑,后果严重。

在此,通过网络呼吁个旧市委书记沈焕然对云南润达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引起重视,对监管失职的劳动局相关领导理应问责,接受上级党组织的处罚,从严查处,从长追责。

对于云南润达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一事,笔者将继续跟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