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夫所指-------黄汉金,男,汉族,现年60岁,系惠来县仙庵镇东铺村村民,现任本村党支部书记、镇、县人大代表。黄汉金,独断专横,无视党纪国法,买通串通上级,阳奉阴违,设局弄虚作假,骗上瞒下,一手遮天,非法侵吞村众财富与权益,罪恶昭彰,民不聊生,民怨民愤交加。

  现列举几大罪行如下:

  一、身份证年龄造假,无视法纪。

  被告黄汉金任书记后,做身份证时谎报年龄,本为1955年出生,谎报为1960年出生。

  二、强征耕地开发夏威夷项目,影响村民生计。

  被告黄汉金勾结开发商,强征我村土地总计2300多亩开发夏威夷项目。其中包括“企旗石”“东平洋”“大后坑”“门脚田”“红桥洋”“湖沟南”“宫前”“流尾”一带1500亩良田。现在已经囤掉良田300亩左右,其中有250亩是旱园。300亩田园被囤之后,赔青款500万元,村书记黄汉金、村民主任黎汉贞虚报工程,各自吞食。我村是靠农业为主要收入,不能没有耕地,请求各级党政机关,为我村村民讨回一切土地,为了国计民生,勒令开发夏威夷项目的集团还给我村民复耕,造林绿化,维护我村合法权益。(详情候补叙)我村石鸟桥水闸灌溉明渠,被开发商夏威夷囤埋,导致“东平洋”良田自去年至今无法灌溉,

  三、私卖土地,卖地款占为已有。

  1.将我村外湖200亩左右的土地承包给外商以种药材为名,为此囤掉我村20多亩良田,毁掉林木,造成荒沙,破坏农田,十多年来至今都没种药材。

  2.私自调地名“宝头石”100亩土地,以补还承包商为名,暗中操作,转卖给夏威夷公司,金额巨大,黄汉金私吞。

  3.将地名“军路”出租给外地人承包,以开发为名,毁灭林带黑松,造成荒沙,破坏农田,至今10多年。

  5、私自调横琴桥边田园30多亩卖给被告之次子黄旭辉,还以养殖为名,又调地点在埕尾与红桥头的田地几十亩卖给亲戚洪加顺、陈少贤等人。

  6.我村住宅基地,规划为东片与西片,东片由村党支部书记黄汉金暗中自行操纵,私自随意出卖;西片由村委主任,即是黄汉金的妻弟,名黎汉贞,也私自随意出卖。出卖住宅基地款,基本都没入账,两人互相照应,各自吞食。

  7.我村还有大片山坡地出租给外商,种纸树,承包款150万元。谁知乡政府公布入账只有8万元。

  四、强占水库,造成附近耕地无法灌溉。

  强占我村北山坑两座水库,以承包为名,用于养殖。干旱时期,田园无给灌溉,村民要放水不给放,明显是要锁住农民的咽喉,农田离不开水来灌溉。社员陈松水、陈松光等村民去抽水,黄汉金倚仗后台势力硬,公然叫亲戚吓唬我村民如果敢去抽水,定要把抽水机等工具丢进水库,真是凶残霸道,暗无天日。

  五、侵吞政府补贴款、救灾款等,无视法纪。

  1.国家拨给我村农田补贴款,被其先吞食三年,随后才勉强发还农户,其中私自做多20多本农业补贴手册,中饱私囊(详情候补叙)。2.2005年,省政府直拨扶贫安居工程款给我村村民100户,每户4000元,共40万元,全部被黄汉金独吞。3.我村地名“企旗石”一大片林带给承包商承包,开园造田,赔青90多万元给我村。风力发电,竖立15支风力杆,得款几十万元,再有在2013年农历八月十八日,我村界被“天兔”强飓风袭击,上级拨给我村的救灾款,同样无影无踪。

  六、独断专权,无视党纪。

  被告黄汉金任书记后,村党政干部、党员、村民代表明目张胆,直接私设,暗中作弊,独揽政权,私自操纵任用人、任所欲为,达到不可见人的目的。在选举阶段设局作弊,暗中操作其妻弟黎汉贞为村民主任之职,其胞弟黄汉文当村民副主任,村书记与主任两家共有10名党员。像这样,我村政权,自然落在被告的亲信者手中,胡作乱为,呼风唤雨,用武力欺压村民,不顾村民死活,村民敢怒不敢言,诉情纯属实。任职二十多年以来,每一年都把村里最好的田地一百余亩租给村民(每年租金十几万),田地所有权为集体土地,所有村政收支均无对民公示。黄汉金违建村里第一高楼(村规划居住楼房为最高3层),名下有轿车3部,还购有挖掘机一辆,便于其包揽内部工程。大儿子黄少周通过非法手段在仙庵镇交警中队任副中队长,知法犯法,驾驶拆牌、遮牌轿车。黄少周的妻子在我村学校挂教师之名领取工资,实在夏威夷上班,当会计。黄汉金还在镇政府作弊,买职给小儿子黄旭辉在财政所领取工资,实在夏威夷任采购经理。

  此致

  希望社会各界人士关注,我村全体村民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