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维权 > 海外 > >

淮北市工商局许泽生大局长,好大的官威!(转载)

  不知这个帖子是否会被迫和谐,跪求大家转发扩散  1、许大局长自2011年上任以来,几乎每周回家,他家在巢湖,每周专职司机公车接送,来回过路费、油费、司机的住宿、餐饮和长途补贴,一个月下来,就要数千元。纳税人的钱,铺砌了局长的漫漫回家路。而且许大局长来过之后,迎来送往出手阔绰,大家要求许大局长公开这几年的账目和车辆使用情况,遭到许大局长断然拒绝。许大局长多次公开在会上称,基层是孙子。所以在他看来,“孙子”的意见无需尊重,一个局都是他这个当“爷爷”的说了算,“爷”想怎样就怎样。许大局长上任将近三年,极少到基层了解情况,绝大多数基层的同志他都不认识。由此可见许大局长的官威和“爷爷”做派了。  2、许大局长开会时口口声声机构改革人事冻结,实际上几年里做了不少小动作。比如,放着市局那么多老同志和新招录的公务员不用,巴巴地从濉溪县局调一位刚从部队转业的女同志到淮北市行政服务大厅,并且在所谓人财物冻结的情况下,成功把组织关系从濉溪县调到淮北市。该女同志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业务素质也不敢恭维,可有着做大生意的父亲,又是许大局长亲自点头排除万难安排进来,其中有什么内幕交易,只能大家自己想象了。再比如,2011年新招录的公务员中有一个在不久前还实现了跨省调动(安徽调到山东)。市区所编制已满,而下面的所人员不够,许大局长还是把有关系的新招录人员往市区所塞。不知许大局长是双重标准呢还是欺上瞒下?为何人事冻结一说只针对本本分分的普通科员,对他自己却没有任何约束力?  3、机构改革,继续留在淮北当然不利于许大局长的仕途发展,于是许大局长更加频繁地往省城跑了,周三省局开完会他就一直呆到下周再回来,无心过问局里的工作,导致工商局人心涣散,动荡不安。国家三令五申平稳过渡,机构改革期间严禁搞小动作,科员大多老老实实服从上级安排,许大局长却带头搞小动作,任职期间借提拔和调动工作之机大肆敛财。  多行不义自然引发众怒,从2014年1月16日下午开始,几十名基层同志自发去工商局门口和市政府聚集讨说法,希望纪委等相关部门能够介入调查并公布举报电话和举报信箱,让心黑手长的许大局长无处藏身,同时希望遭遇“潜规则”的同志们勇敢站出来讨个说法。  大家要求:1、公布近两年市工商局财务收支明细和车辆使用情况;2、人事冻结期间进行的调动是否合乎规定,是否存在权钱交易;3、调查结果出来前,请延缓许局长的工作调动,不然大家讨要说法无门,就只有去省政府和北京了。天冷,大家的心更冷。快过年了,大家不想去市委市政府给组织找麻烦,不想去省城拉条幅,更不想千里迢迢去北京,请不要让老实的基层人员心寒,呼吁调查惩处以权谋私、在其位不谋其政的许泽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