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育婴 > 食疗 > >

在全国范围内高压打击传销的态势下,沧州传销组织依旧猖狂,甚至演变成使用威胁恐吓、关小黑屋、强行盗刷银行卡、抢劫等暴利手段的恶势力犯罪团伙。

近日,李旭反传销团队接到一求助信息。25岁的四川小伙王明(化名)称自己被骗入沧州的北派传销,不仅被控制人身自由近十天,传销人员还威逼胁迫小王在网上贷款十五万余元。

国内新闻:沧州惊现传销恶势力犯罪团伙:关小黑屋、胁迫网贷、盗刷银行卡等

▲受害者家人求助截图

今年25岁的四川小伙王明,高中肄业后就一直在各地打工,漂泊不定。今年11月初,王明在一个QQ群中看到一则求职信息,做厨师,包吃包住,每月还有不菲的工资。王明想着自己这些年也有一些厨师的经验,于是便报了名。很快,一名男子与他联系,告诉他具体的工作地点,觉得可以就马上过来。

王明并未多想,第三天就出发了。9日,王明乘坐了成都到天津滨海机场的飞机,并于次日凌晨又坐上从天津到河北沧州的火车。一名二十岁的男子前来接站,王明先被安排吃饭,然后又被带去买日用品,在网吧呆了两三个小时。

随后,王明跟随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大约20多分钟,车停在一个叫洪客隆的地方。王明回忆称,车应该绕圈了,不过离着车站也不太远。接着,他被带到一间房子,王明当时觉得应该是上班的宿舍。进入屋内,除了几张简单的桌子、椅子,再无他物。

进去之后,有两人热情的跟王明说厨师的工作没了“飞到黑板上了”,当时王明并不知道。他们说得是什么意思,随后其中一人端来了一盆洗脚水出来叫他洗脚,他们说这是当地的习俗“远道而来,洗去脚下的风尘”。王明洗脚的时候,其中一间卧室的门开了,出来一位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他们三人把王明夹在中间坐着,说话也是凶神恶煞,大有一副他说不干就要打人的气势。

不仅如此,他们还以考察行业期间,身上不能带利器为由,强行没收了王明身上所有的行李物品,包括硬币。同时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不允许外出及自由使用手机。

随后,王明进入其中一间卧室发现,每间卧室的面积大概10平米左右,聚集了二十多名男性。这些人目光呆滞,有的人已经衣衫褴褛。地面铺着一些软垫、被褥、枕头堆在屋子一角。夹杂着脚臭味、汗臭味、霉味,几乎让人难以呼吸。

王明进去之后,他们一个个都跟他握手。王明回忆称,其中有十多个是传销自己的人,有五六个跟他一样是被迫的,有四个是很想出去的。一伙人全部光脚盘腿坐在地上,窗户关的死死的。很多人身上长满了红色的疹子,手上挠的都快烂了。晚上睡觉新人中间都会隔一个他们自己的人,不允许新人和新人交流,说话都是由他们指定的那些人。乘着不注意的时候,其中有两个人悄悄的在王明身上写了一个“走”字。

国内新闻:沧州惊现传销恶势力犯罪团伙:关小黑屋、胁迫网贷、盗刷银行卡等

▲图片来源,李旭反传销团队北派传销解救现场拍摄

接下来,王明就和屋内的人一起被强制要求“听课”。王明因为最晚进入的人所以被要求坐在最前面,身后十多个内部人控制着他。一个脸有一半畸形的女人, 威逼利诱地讲了半个小时左右,恐吓他什么时候看懂这个“行业”就什么时候出去,三到五天看不懂那就看一个月、两个月甚至更久。除此之外就是吹嘘加瞎编他们的行业处于法律空白,每年还会上交20%的国税,是一个百分百成功的行业云云。王明这才意识到,他这是进了传销。

接下来几天,王明开始了每天的“工作”,上课、吹嘘、被骂、恐吓甚至动手动洗脚。王明和其他几位受害者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

国内新闻:沧州惊现传销恶势力犯罪团伙:关小黑屋、胁迫网贷、盗刷银行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