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维权 > 收藏 > >
  • 【赤子文苑】那一片黄 nkqqnjmg


    发布时间:2020-01-07 07:34

  • 生活不是风花雪月,艰难在所难免,而心中只要有希望,世间那朵最美丽的花儿,就会常开不败。

    【赤子文苑】那一片黄

    曲水静郁。风鸣,扬一场袖舞婀娜,蝶恋花,美丽如斯琉璃梦……

    1

    你是我的情人,奔浪溅起迷人的风月往事。每夜,我枕着你的名字安然入睡。梦寐离索,浮沉着未央的清音。恒古氤氲,将一缕伤感的心弦撩拨,千古荡月,穹宇共悲怀。

    当秋风缠绵之时,正是那瓣儿零落之日。不忍黄葵花容瘦,若水照清颜。秋,抑或地将那只筝曲鸣破,忽见流红残瓣遮掩冷漠的足下泥土。如若成群结队的蝶儿飞去又飞回,而后睡梦花心。难舍难依于这片沃土。挚守一方等待,来世再续那一脉痴缘。这就是黄葵,小小而炽烈的黄葵花儿。

    一片烟花暖色,点缀密林幽径……六月霏霏雾霭,竟给这一脉如嫣的笑靥施一层淡粉,至美至纯、至真至烈、至清至廉、至骄至傲……胭脂香,浅梳妆。黄葵,你就是柔美的女儿化身,正持风华绝代,青春芳盈于世。

    风起时,你昂扬激溅,春怀荡漾,跌宕万千,势气浩瀚冲云霄。风落时,你娴静幽雅如处子。你款款横笛水云之上,烟波袅袅,曲音柔肠寸断。隐隐一袭清影慢步,纤足踏碎微澜。就那样,它栗着、泣着……

    一怀情真、情痴藏匿寂寞红尘,虽路波折坎坷,处处荆棘横生,但仍相思不尽,情深意切,浓与烈,真与纯都决绝赋予这片天地所有。

    夜阑闻荷语,风拂沾落花。简美的波,流过四季每个昼短夜长。

    黄葵,多么好听的名字,像个女孩家。笑意盈盈,明眸若水,素手纤纤,半掩朱唇,藏尽前世今朝所有情爱与梦寐,荡一波情怀于风里,醉了漫野的春韵。那暧昧与暖意让人情动如初,泪落潸然。它生性刚烈,不惧风吹雨落,露重霜寒,年年岁岁,岁岁年年,不弃不离,植根这片温润的土壤,睡入尘缘。

    一青淡漠黄昏雪,秋霜践碎弄花人……我拾了满满的一把。不知怎的,竟想起黛玉葬花来。那首曲子恍惚间轻漫空谷,曲音哀婉的令人心碎……

    流过花香满径的幽深小道,缓缓向你温馨的情怀萦绕。那一刻,仿佛心跳如莲开。

    俯身,信手摘下一片黄葵的叶儿,放在嘴里轻轻咀嚼,那汁液,有些许的苦,些许的涩,与些许的甜。苦甘参半,这,就是人生!

    若没有了你,我像离开水的鱼儿,怎能呼吸……

    那一片黄,漫在坡地里,如渠边的水兰。花鹅黄,当三月的柳絮轻轻飘逸,露珠点缀着叶儿明眸清澈,若水含情。那花极小,模样俊俏,且略带几许腼腆、几许羞涩,它寥寥无声,为这片寂静的田园增色、添香。当四月将近,那苞儿便齐挨挨,争先恐后挤满细弱的藤蔓,星星似的绽满河堤……

    六月,正值黄葵竞相时……

    2

    秋波微澜,截落了一泓思念的溪水。空谷幽兰,朦胧了一碧香寒色。

    凄清的沃野中,它萌芽。嫩嫩的叶儿、细弱的肩丫,在春还寒乍暖的西风中碎舞……又一场小雨过后,新绿绸缎一样的抖开,枝蔓随阵阵穿云破雾的雷声伸展腰肢,茵茵裙翠漫散田土。那日清晨,黄葵含苞,继而悄绽,小女子似的。露润腮红,玉肤凝脂,水色烟波,幽香淡淡……

    那条溪儿醉梦已久。为了那片潮起,才来到这个世界上。今世红尘,曾暗许白头,生生世世的轮回,只想与你邂逅,只想爱着,系着,恋着,在你的怀里……

    缓步晨曦安静的乡土,不禁无语凝咽。万千思绪像春潮涌荡……那一片黄,水黛嫣菲,似氲着生命的底色,拥金环翠于滚滚红尘。生命于它们,是如此的旺盛,且赋之蓬勃朝气……那一片黄,不经意的,重又点燃心底那丛羸弱的生命之火,原来,我是那么的热恋、热爱这块土地,这个世界。走下去,定是海阔天空,云开日朗。

    当漫天飞雪再一次来临,黄葵睡了,它是哼着歌儿睡的。嘴角微微上翘,它笑了。那是丝淡定的笑,那是丝轻蔑的笑,那是丝倔强的笑,那是丝坚定且充满信心的笑……

    缱绻浣雨无声栗,轻愁眉心系。

    九月的天空下起了黄色的雪儿,很美。雪儿辗转几度,而后坠入田腾。

    黄葵花容憔悴,野地里,它们手牵手,背靠背,相拥相依于一方水土。吟月听风,展尽心事,共栖烟霞。

    生命里,永远都会记得,那一片黄。

    你总是、总是夜夜倾歌,怀抱琵琶,弄拨一曲旷世琴音。歌声不绝于耳,歌尽离梦别伤……

    3

    又听见那声息了,磅礴大气、所向披靡,在天空的尽头……

    可曾见,依依小桥流水长,两岸碧青荇草,牵动碎红疏花,翩一袭霓羽春纱,清澈了一泓相思的水,涟漪满怀,萦绕远古……

    冬,若转瞬即至。它静静的,默默的,收拢着它脆薄,且瘦弱的天光。冷风瑟瑟,削着积雪似刨花一样的抛向空中。田野霎时一片苍茫如烟。

    泪,在那一刻汹涌……

    你是我的母亲。你丰饶富有五谷矿藏,日夜挖掘、开采、收获不尽。站在潮起处,呼你千遍、万遍,涛音阵阵有声,心歌不落。

    4

    目睹一空蝶儿纷纷飘落,听那快乐的吟咏,心,禁不住,隐隐的疼。

    一曲鹅黄香颂,一枕幽幽馨梦,一世风雨人生,一摞真情厚意都随风散尽。轻轻叠合纤指,竟握不住秋的离去。黄葵要安睡了,从此,无限的怀想与憧憬又深植于脚下沃土……

    踏步河堤,将自己裹夹于晕染的湿意里,浸濡一身清幽的流香,感觉真是好。那条乡路很长,似蜿蜒着通向天边地极。好想、好想一直这样的走下去。

    那是仙女洒下的白色花瓣儿,泛波之上,似一女子信手弄潮。她明眸皓齿,春怀几度,面赛梨花。银色的珠儿蹦跳着、嬉戏着,漫嵌花心……

    那时候,我喜欢久久地守在那儿,任凭天空秋雨潇潇,叩击心房。任凭那倦怠的黄葵瓣儿轻轻的打浆。红衣与发丝落满层层嫣残。闻那细细别离絮语,那泣栗,有人能懂。

    你总是、总是潇潇洒洒撩袖舞曼,将一腔碎玉素罗碾成一朵朵牡丹花儿,于那偌大洪潮、浩渺无比的巨幅画卷上开了、谢了,浮起、沉沦。花开鼎盛,夜夜荼靡。

    那时,当浅黄的瓣儿在空中翩飞,忽的,竟给水乡小小的世界,涂染了一层别样的锦绣斑斓。此刻,也是五谷渐次走向成熟,读此情韵,让人喜忧参半,笑意与泪意让人同样走向成熟。

    已是六月了,繁盛的杂草将一条蜿蜒的甬路掩没。初春的时候,草丛抑或地开出蓝的、白的各色小花儿。那是马兰与鬼脸儿,它们在浅风中不停地吟诵、摇曳,一刹那,紫姹嫣菲,竟也柔媚了那片坡林。风过、雨落,花褪尽,无踪影。渐次,黄葵开始暗结朱蕾,情含默默了。

    为了春天到来的芬芳,黄葵在冬冰冷的泥土里默默地、奋力地吸取营养,那是什么?那是种求生的毅力。那种毅力,竟让冰封的土壤在那一瞬竟温润起来,让原本寂寞生硬的它,不知怀了多少柔情多少梦……

    听海

    清晨,薄雾。

    枯叶凄凄西风喝,像天上吹响的笛子,那好听的曲音,似乎催促草儿快快睡去,催促黄葵快快冬眠。

    绾起寂寞的霓裙,那一枚明眸流盼,痴醉梦魇,只因那一场柔怀万千波……

    又逢旧日盈盈笑意,心中竟有几多温暖与辛酸缠绕,千丝万缕随风儿起落。那是总莫名的情愫,伴着淡淡的忧郁……又续尘缘,在这片忧伤而美丽的乡土上。小小的黄葵花儿,又经风吹雨打,电闪雷鸣,而它,依然快乐着、微笑着,在那片小小的天地间,醉舞自己的人生。

    它的名字叫黄葵。春来,每至堤岸鹅黄茵绿,蝶吟蜂唱,小小的黄葵花,便从此织就了一村芳菲纤盈。

      作者简介:晓溪。原名,龚桂双。98年始从事业余文学创作。作品散见《辽河》、《鸭绿江》、《短小说》、《金山》、《红地脚》、《青年文艺》、《柞水文艺》、《江门文艺》、《盖州文艺》、《中原》、《诗人》、《相亲相爱》等省市报刊杂志发表散文、故事、小说、诗歌300余篇(首)。作品多次获奖。部分作品被收录文学书库。现为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世界华文小小说作家总会会员,《世界话语作家书库》执行副主编

    这是人间六月天……

                                         文/晓溪

    紫雁南飞,凄凉了一抹丽影,它慢慢晕开,浮一溪流红。一抹嫣残寒瘦,是一朵曲水上的绝美。

    那日的雾霭轻如丝绸,它静静的,荤染着这片春光水色。黄葵的每片瓣儿似罩了层月白色的轻纱,流眸之上,即真实,又虚幻。朦胧的美感,令人似置身世外,如云里雾里,梦绕魂牵,不知归还。

    灯息烛灭,芙蓉镜里落红衣。

    你是我的世界。天高云淡、水瘦山寒、峰峦草碧、静静的巴颜喀拉山,若没有了你,山石无语月凝咽,孤雁欲何栖?霜冷露重夜寒袭,情思聊寄。

    早春三月,柳绿桃红。虽春寒料峭,但已处处鸟歌不尽,蛙声悠扬了。筹一支春曲和鸣荡涤田野沟壑,曲音清幽恍若天籁……雨落,一片烟霞缭绕,那一刻,黄葵苏醒了。

    更深露冷,时令深秋。

    妆台蝶去,樱花凋尽坠鸿泥。

    黄葵的脑子是清醒的,它望着芦花那凄美的一舞,它不停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再坚强。不怕、不哭、不怨、不气馁。长夜漫漫定会过去,黎明的曙光定会到来。春天,也一定会到来。

    黄葵若隐若现,和着晓雾迷离,携堤下禾苗万顷碧翠,牵着绕着你的缕缕情思,淡淡洒一路粉尘向前延伸,像生命仍在向前延伸……

    忽见残红一地,飞花蝶落,青衣素澜,曼舞银波。一刹,仿佛束住了一颗忧婉的心,裹住了一魂纤弱的痛,丝丝缕缕、缠缠拌拌,折了那根红丝线儿。

    你博深浩荡,闻那涛声,似母亲最动情的胸襟起起落落。你怀揣不眠的忘忧草,于浩渺深邃的宇宙穿梭呼啸……

    3

    雨一直在下,清波余韵,似浅淡花开。涟漪里,竟躺着一汪心事。

    雪儿的声音像唱歌,听得脚下的枯枝败叶惆怅地面对冬一脸的庄严。风儿咀嚼着自己清寡的韵律,裹夹漫天游絮飞丝于霜花冷露中蹒跚而行。野菊拼命摇曳,而后带着满腔忧怨,渐渐走进无垠的梦……

    那是一个晚秋。飞花萧雨,水湄含烟。

    那件泊在风里的白绫罗,颤出多少生命的栗音,颤出多少迷离斑斓的童话。

    1

    2

    一帘幽梦花开好,荼靡处,风栽妖娆。

    矜持地翻过冬厚重的一页。

    心醉了,在那一瞬间。半酣,忍不住慢转罗裙,聆听花开的声音,暖风熏过,鹅黄流苏,雾掩坡岚。忍俊不禁,与其一起踏歌……

    天边那潮声又起了。歌吟晕染了六月花季、雨季。水色嫣紫,碎了溪儿一顷痴恋。掬一捧,将一腔柔情涤荡,揉进六月芬芳文苑……

    你总是、总是在梦里盈古而来。风姿卓越,惊涛拍岸,若冰封无阻……

    榻前深眠梦西去,清泪浴罗衣。

    可曾见,纤纤一袭丽影,昼夜不倦于三生石上涌流不息,盈泪、清澈的眼眸藏匿涓涓真情。温香浅澜,写尽春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