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维权 > 收藏 > >

本文原标题:河南濮阳市农商银行违规操作导致担保人损失千万

本网今日讯

  2018年11月16日,本网接到河南省濮阳市群众反映,该市王助农村信用社主要负责人与该市王向东“相互合作”,用诱导欺诈等方式骗取担保人资产一千多万元。在王向东向银行借贷期间,银行方为了使此贷款顺利完成,他们在贷款手续做了手脚,本不能贷下来的情况下,当担保人与王向东签定担保协议不到三天,濮阳市农商银行就把2500万资金贷给了王向东,而且在贷款下发之后当天,王向东就把这2500万元转回了濮阳市农商银行。王向东以贷还贷,欺骗担保人的所作所为让担保人遭受重大损失。为此,担保人为讨公道,走上了漫长的信访之路。

  朋友担保 造假还贷

  据担保人张爱卿、王凌达、张远防等人向记者介绍,在2016年3月,他们的朋友王向东找到了他们说:“天津有工程项目下来了需要大量资金,目前由于公司资金困难,需要从银行贷一笔资金用于购买膨润土和租赁设备,必须找担保人、财产做抵押,方能贷下”。王向东还说,天津工程,会把一部分工程交给我们几个担保人来做(并说有丰厚的利润)。作为朋友,看王向东如此诚恳相求于我们,我们几个人只好答应他的请求。

  2016年3月23日,王向东为了贷款、用十万元买下濮阳市鸿盛钻井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该公司是王向东实际控股人),随后,他利用该公司与濮阳市王助信用社签订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合同约定借款金额2500万元,借款用途:“购买膨润土及租赁设备”。我们作为担保人在2016年3月28日签字了《担保合同》,王助信用社于二天后也就是在3月30日就下发贷款2500万给了王向东。

  2017年因王向东无力还款,王助信用社将我们担保人起诉到濮阳市华龙区人民法院。最后,法院判决我们与王向东公司承担连带还款责任。而且还查封了我们的房产和银行账户,征信也被拉黑了,造成了我们担保人损失重大,导致家庭破裂。天降灾难让我们无法承受其恶果。

  为了查明真相,我们来到王向东控股的另一家公司,从该公司刘颖手中得到本案的银行进账单,贷款本息收回凭证。才知道王向东是利用我们做担保,将贷款还给他曾拖欠濮阳市农商银行旧贷款2500万。

  “这笔贷款于2016年3月30日下发当天,王向东和银行工作人员就把这2500万还给了濮阳市农商银行,王向东和银行工作人员此种行为让我们担保人气愤难平,他是用我们的血汗钱做赌注,坑人、害人。为此,我们为讨回公道,对此事逐一调查、追其根由”。担保人气愤地说。

  银、贷联手 共施诈骗

  据担保人向记者介绍,他们的房产及银行账户被法院查封后,他们多次以不同的方式与王向东沟通,来套取王向东口中的“实话”。据王向东讲(有王向东的证明材料),他在2015年就用他控股的河南圣宇石化实业有限公司向濮阳市农商行贷款2500万元,因公司面临倒闭状态,他无能力还款,后来经银行“高人”指点,让他买个干净公司,找担保人做担保再从银行贷款,以贷还贷。最后,王向东才找到了我们这几个朋友说,贷款目的是有工程做,为了让公司有更好的发展。王向东以欺骗的手段取得担保人的信任后,才向王助信用社申请了贷款。

  王助信用社拿到王向东的申请后,也“不辱使命”。该社主要领导也积极配合王向东来办理贷款。

  王助信用社“找到”评估机构开始对担保人的财产进行评估,而这几个担保人中就张爱卿有房产,其他人除王向东之外,都是以个人名誉做的担保。因此,张爱卿的一套门市房作为主要的评估对象。据张爱卿向记者介绍,他的一套门市房目前市场价值也就值几百万元。而王助信用社做完评估后,竟贷出1100万。最后放款时,张爱卿用房产做担保给王向东贷出1100万元,而王向东作为担保人其一,也以他控股的原欠银行贷款2500万元的圣宇石化实业有限公司做担保贷出1400万元。银行如此高额评估是何用意?

  瞒天过海 “渔翁”得利

  担保人向记者介绍:作为银行、国家机器,发放贷款审批程序严而又严,然王助信用社贷给王向东这2500万元贷款,在审批流程上更应严谨有序,而且作为银行对数额较大的贷款应申请该市行和省行,而在审核贷款发放前,必须有市行和省行的主要领导签字同意后,才能发放贷款。而且贷款发放之后,当地银行有监管的责任,必须还应按贷款用途使用。而王向东在此贷款申报材料中写道:是用于购买膨润土和租赁设备,贷款发放之后,这2500万元当天就通过王向东控股的鸿盛公司和圣宇公司财务直接转到濮阳市农商银行。王向东及王助信用社制造假手续骗取市银行和省行领导签字,并非一个人两个人能做到的,其背后如果没有“领导”安排,谁有如此胆量,以身试法。

  “就王向东借贷2500万,虽然轻而易举的拿到,但实际在操作中王向东也要相互打点银行主管人员,在这个社会中只要舍得花钱,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担保人向记者说。

  自从濮阳市华龙区人民法院(2017)豫0902民初9438号民事判决书下发之后,法院就强执我们的财产,划走了银行卡所有的存款后,我们几个担保人就去找王向东讨公道,而王向东却告诉我们,“让你们做担保也是事出无奈”,他还告诉我们,“是银行有关领导出的主意,让我如何实施贷款计划”,我也万般无奈。最后王向东还写了证明,证明材料中显示:我王向东借贷是还旧贷,当初担保人并不知情。

  然而作为银行方面,明知王向东控股的圣宇石化公司还有2500万元贷款未还,而且还是空壳公司,怎么还会让王向东的圣宇石化公司作为担保公司从银行借贷1400万元?作为银行而言,操纵者和执行者明知违法违规也要以身试法,其目的和做法不言而喻。“难道王助信用社和市联社作为国家机构,其所作所为就没人监管吗?王助信用社领导及王向东他们共同实施诈骗我们的血汗钱就无人过问吗?”担保人气愤的说。

  就担保人提出的银行与王向东做假手续骗贷等问题记者首先来到华龙区税务局。

  在华龙区税务局,记者看到,王向东控股的圣宇石化公司从2013至2018年期间纳税和收入账目显示,14至15年,圣宇石化公司年总收入10万元,两年纳税3万;16年年收入2万多,纳税3400元;从16年以后该公司零收入零税收。就圣宇石化公司原欠银行贷款2500万及年收入整体来看,王向东还利用该公司做担保借贷1400万,王向东说买到鸿盛钻井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就用于这次贷款,其它再无业务往来,贷款人与银行是如何“费尽周折”、“苦心操作”也就一目了然了。

  采访银行 阻力重重

  2018年12月2日,记者来到了河南濮阳市华龙区王助信用社(已改濮阳农商银行),在王助农商行,记者见到了该行蔡洪涛主任。记者出示证件,讲明来意后,蔡主任神色慌张的走出银行开始打起了电话,半个小时过后,蔡主任回来告诉记者,他已向市农商行领导请示,约到下午两点半接受记者采访。

  中午时,蔡主任打来电话告诉记者,让记者3点到就行。

  下午3点,记者准时来到濮阳市农商银行。

  在门卫室,记者给蔡洪涛主任打电话问他到了没有,蔡洪涛告诉记者,他在路上很快就到。记者刚打完电话就看到蔡洪涛在院内打电话,记者看到之后走出门卫室,蔡洪涛见到记者后,打着电话径步走出大门。在农商行门外,蔡洪涛又打了15分钟左右的电话后,告诉记者,市农商银行的主要领导都出门办事去了,没人接待记者采访。当记者质问他时,他说:“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我拒绝接受采访”。

  万般无奈下,记者又来到了门卫室,让门卫给办公室打电话。门卫打过电话之后,告诉记者说:“于主任出差了,如果有事,等下周一来吧”。随后,记者从门卫处查到于主任的电话号码,直接给于主任打电话。

  于主任告诉记者,行里的领导都没在,记者采访需要到市委宣传部备案后,方可进行采访。最后,记者来到市委宣传部备案后,又再一次来到了市农商银行。又再一次给办公室打电话,办公室工作人员说:“于主任出差,所有的事情必须由办公室于主任安排”。随后,记者再一次拨打于主任的电话,记者打了几次无人接听。当天下午5点多,办公室下来一位女同志接待了记者,并且把记者带到会议室。她告诉记者:“于主任已安排资产部孟主任接待记者”。

  记者在会议室等了几分钟后,孟主任来见记者。到后,孟主任告诉记者:“他是来接待记者,只负责把记者提出的问题记录下来,给领导汇报”。当孟主任把记者提出的问题记完后,记者向孟主任提出了几个问题,孟主任告诉记者,所有的事都由办公室安排,他不接受记者采访。当记者问道:如果办公室于主任不在,那你们就什么工作都无法进行下去时,孟主任回答:我只负责接待。最后,不管记者提出什么样的问题,他只是笑而不答,半个小时过后,孟主任离开了会议室。

  孟主任走后,记者来到了市农商行房众副行长办公室,房众副行长听说记者要采访时,也是一问三不知。房众副行长告诉记者,记者采访必须由办公室于主任来安排,他不在,任何事情都无法进展。当记者问他是负责哪方面的工作的,房众副行长笑而不答。万般无奈下,记者们只好离开了河南濮阳市农商银行。

  编者按:人人为公、天下太平,人人为私、世道必乱。在公理和正义面前,作为几个普通的担保人而言,他们无非是希望自身的财产不受任何损失和侵害,他们好心替朋友担保做贷款,其换来的是:家财散尽、满目疮伤、游离街头、奔走告状,有的甚至妻离子散、家败人苍。然,作为王助信用社与王向东而言,他们暗箱操作、坑人害人,无非是使个人和银行的利益获得最大化,他们不择手段、共施诈骗,其行为已经触犯国家法律界线,相信终有一天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同时,也希望河南省银监会立查此案,铲除贪腐,让吸血蛀虫无立存之地,偿还受害者蒙受的不白之冤。